当前位置: 主页 > 军事揭秘 > 异域春秋 > > 正文

它绰号银色魔鬼 蒋介石在上面指挥过作战 “重庆号”去哪了

时间:2017-07-01 12:13 来源:http://www.bqxq.com 小贴士: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导读:1949年2月25日,无论对 国民党 海军,还是对即将诞生的新中国人民海军来说,都是一个难忘的日子。这一天, 国民党 海军最大的巡洋舰“重庆号”在上海吴淞口起义,令中外震惊。 “重庆号

1949年2月25日,无论对国民党海军,还是对即将诞生的新中国人民海军来说,都是一个难忘的日子。这一天,国民党海军最大的巡洋舰“重庆号”在上海吴淞口起义,令中外震惊。

“重庆号”巡洋舰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英国政府送给国民党政府的一艘著名军舰。它原来的名字为Aurora号。以往一些书籍中,还将其译为“震旦”号。


(当年停泊在香港的“重庆号”巡洋舰)

起义后的“重庆号”后来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它去哪了,它后来的命运如何?《掌心春秋》约您一同来寻觅这段尘封的往事。

“重庆号”巡洋舰在当时是一艘武装精良、设备先进的巡洋舰,排水量7500吨。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曾经参加过追击德国“俾斯麦”号战列舰的任务,当时担任的是英国“胜利”号航空母舰的护航舰,还随英国舰队参加过大西洋、地中海的多次海战,还曾经领衔英国皇家海军地中海打击舰队K舰队的旗舰,并参加过登陆西西里岛和攻取土伦的战役。吃过它的苦头的意大利海军给它取了个响亮的绰号“银色魔鬼”。

1948年5月19日,英国政府为抵偿香港英国当局代为保管中丢失了的中国6艘港湾巡逻艇,将该舰移送国民党政府,遂改名“重庆号”。为了接收英国赠送的军舰,国民党海军部事先三次招收大、中学生去英国受训。1948年5月26日,“重庆号”巡洋舰由舰长邓兆祥率领从英国朴茨茅斯港启程,航行一万余海里,于8月20日驶抵上海,准备参加内战。

是年10月国民党海军总司令桂永清即命“重庆”舰到葫芦岛参加辽东战役,蒋介石曾亲自在这艘军舰上召见将领指挥辽东战役。不久该舰又驶回上海。

舰上的一些爱国青年,在人民解放战争迅速胜利形势的推动下,在中共地下党组织的策动和中共政策的感召下,通过潜伏在“重庆号”上中共地下党员和进步官兵的秘密串联,决定发动军舰起义,脱离国民党反动当局。

“重庆号”舰长邓兆祥,两次赴英留学,是一个正直爱国的老海军军官,他加入了起义的行列后,亲自制定航线,指挥军舰驰向解放区烟台。

国民党海军总司令桂永清得知军舰起义消息后,十分惊慌,命令电台不断呼叫,劝“重庆号”军舰“赶快回来,不要上人家的当”,还说“弟兄们生活清苦,我对不起大家,任何事情都好商量”。

此时,已“引退”在奉化的蒋介石接到报告后,不禁大怒。立即叫桂永清偕空军总司令周至柔来见。蒋介石当面责成周至柔迅速派空军炸毁“重庆号”军舰,还要求所有在北方海上的国民党军舰南撤,免遭“重庆号”军舰袭击。

英、美方面对此也十分震惊:美国顾问团赶忙同国民党海军部研究“重庆号”起义后可能产生的影响,密谋配合炸毁“重庆号”军舰,掩护国民党在北方海面上的军舰南撤。

1949年2月26日清晨,“重庆号”驶达烟台港口,受到当地解放军和人民的热烈欢迎。下午,“重庆号”被国民党的一架民航飞机发现。次日,国民党派来数架飞机进行袭击,但军舰舰并未受到任何损失。考虑到“重庆号”在烟台不安全。我军领导到舰上与起义官兵一起研究对策,最后决定“重庆号”开往葫芦岛港。

“重庆号”舰1949年3月3日启程,4日凌晨抵达葫芦岛港。5日,全舰起义人员给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致电,要求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在葫芦岛港,起义官兵受到辽西军区副司令员朱军的欢迎,后来中央东北局代表伍修权对全舰官兵进行了慰问并与他们会面。

3月15日,解放军东北军区正式任命“重庆号”巡洋舰原舰长邓兆祥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重庆号”巡洋舰舰长。此时解放军海军还没有正式成立,就拥有了自己的巡洋舰。

随后为了应对敌人空军的攻击,上级决定在舰上仅留下百余人准备护舰作战,其余大部分船员撤离避免损失。

自3月14日至19日,国民党空军派飞机侦知“重庆号”停泊在葫芦岛,便开始对“重庆号”进行轮番轰炸。一架B29轰炸机的一颗重磅炸弹炸中了军舰右舷侧部。造成多人伤亡。3月19日下午,党中央指示,为避免更大损失,拆除“重庆号”巡洋舰的一部分设备之后,全体人员撤离,主动沉舰。


舰长邓兆祥带领船员在敌机轰炸间隙登上军舰,奋力抢拆舰上的罗经、雷达、通信和帆缆器材以及轻型舰炮、鱼雷发射管等武器装备。3月20日子夜,几名水兵奉命打开了“重庆号”巡洋舰前后机舱、弹药库的海底门,“重庆号”巡洋舰三个小时后向三号码头东侧倾倒,次日下午完全沉没海中。

据史料,蒋介石在1949年3月18日的日记中写道:“得报叛逃之‘重庆号’军舰,为我空军轰炸命中重一千磅之炸弹一枚,其舰已不能行动云。”又在3月19日的日记“一周反省录”条目下,写下这么一段话:“重庆号军舰叛逃至葫芦岛,终为我空军发现,于两日内炸中三弹,已不能行驶……”

1949年,全国解放后,党和政府决定打捞“重庆号”。

1951年初,海军青岛基地工兵营突然接到上级命令,全营开赴辽宁葫芦岛,任务是打捞“重庆号”巡洋舰。 当时承担打捞工作任务的除了这个工兵营以外,还有海军某部潜水分队的多名潜水员和30多名苏联专家。

从4月初起,工兵营和潜水员在苏联专家的指导下开始打捞“重庆号”巡洋舰。“重庆号”巡洋舰沉在葫芦岛港内三号码头东侧,侧翻在水底下。打捞之前首先将舰体外移以与码头保持一定距离。然后在舰体上拉上钢丝绳,在岸上用搅拌机拉着钢丝绳一点一点把舰扶正,再派潜水员下到舰底部,关闭底部当年放水的舱门,最后放下抽水泵,将重庆舰内的海水抽出去,“重庆号”巡洋舰的舰体随即慢慢浮出水面。

“重庆号”出水后,国家领导人刘少奇,海军司令员肖劲光都曾专程到现场察看,并嘉奖了参加打捞工作的全体官兵。当时东北各地很多军队和地方还组织代表团到刚打捞出水的“重庆号”巡洋舰上参观。此时的“重庆号”巡洋舰是远东各国海军中最大的一艘军舰,人们期待着“重庆号”能够重新驰骋在海疆之上。


(“重庆号”舰炮)

“重庆号”巡洋舰打捞出海后,紧接着就要做舰内清理工作。参加清理的官兵们在舰上除了找到许多武器和弹药,还找到了一些银元。邓兆祥的舰长室也没有损坏,里面的一个小写字台和一把转椅都还完好。

舰内清理工作结束后“重庆号”被拖拽到当时还是苏军租用的大连港海军基地。我国政府本意是将“重庆号”修好后命名为“黄河”号,重新编入海军部队服役。当时“重庆号”部分起义人员已经被重新组织起来,准备在“重庆号”修好后返回军舰工作。

但苏联专家视察打捞出水的“重庆号”巡洋舰后,认为“重庆号”机器零件已损坏严重,更换修好需要的代价达到4亿卢布,超过了重新购买一艘新的巡洋舰的费用,因此“重庆号”已经没有修理价值。建议把“重庆号”拆解。

当时苏联专家提出这个意见的动机当时虽然被认为“可疑”,但是,新中国刚刚成立,国库财力十分空虚,我国军工根本不具备自己独立将“重庆号”修复的能力。无奈之下,最后只好按苏联专家的意见把“重庆号”拆解。这艘二战时曾经作为过英国海军蒙巴顿将军旗舰转战大西洋、地中海的一代名舰“重庆号”巡洋舰,最终失去了重新驰骋在海疆之上的机会

随后,“重庆号”舰上的火炮、仪器、雷达等一部分被拆下做为海军学校的教具,一部分交给苏联作为打捞费用,汽轮主机给了发电厂。剩下的空船壳于1959年11月拖到上海,交给上海打捞局做为水上仓库,命名“黄河”。

1964年,“重庆号”舰体再被从上海调拨给天津渤海石油公司作为海上钻油平台的宿舍船并改名为“北京”。1974年,已经退役的英国海军元帅的蒙巴顿访华,他可能决不会想到,此时,他当年麾下的大英皇家海军旗舰的船壳正以宿舍船的形式停泊在渤海之上。

“重庆号”的空船壳直到1990年初,才被彻底解体。解体后的空船壳最终在炼钢炉里化作了钢水。

“重庆号”巡洋舰的“重庆”二字舰牌在舰体拆卸后在青岛军用五号码头仓库中一直存放到1982年,后来被捐赠给了中国军事博物馆,定为国家一级文物

一代名舰,就此灰飞烟灭。